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女友喂我吃精液
女友喂我吃精液

女友喂我吃精液

周一晚上在图书馆自习的我如是想着。

  突然电话响了,是笛笛打来的。我赶紧跑到厕所去接电话。笛笛说,岚哥今天约我看电影,说这是假扮女朋友该做的事情,我就跟他出来了。

  他叫了出租到了影院我才知道是私人影院,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那间房,我现在是偷偷出来给你打电话,我怕他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,所以亲爱的你要保护我,不要挂电话,如果听到有什么不对要来救我哦。我在**街的**大厦**楼,岚哥应该等的不耐烦了我得进去了。亲爱的,笛笛的安全交给你咯。拜拜。

  我心想,这岚哥,我插你全家,这就是所谓的在队友面前假扮女朋友?岚哥明明就是想单独约笛笛出来占便宜。笛笛怎么也被岚哥骗了呢?只能说笛笛太不懂得拒绝了。

  笛笛这个女孩从来都是那种软妹子的性格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,所以别人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,一点自己的判断能力都没有。我叹了口气,只好在电话这头默默保护她。

  小骚货进来了?

  什么小骚货嘛!人家是萌妹子。

  穿成这样还不是骚货?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出来卖的。

  你再这样说人家要生气啦。

  怎么啦,小骚货不喜欢被叫骚货啊。

  (害羞地小声)喜欢岚哥叫笛笛骚货,但不想岚哥说笛笛是出来那个的。

  哈哈也对。你这骚货是给我专用的。

  讨厌~

  出来时告诉男朋友没有呀?

  没有告诉他哦,我偷偷来的啦。

  小骚货背着男友和大鸡巴哥哥偷情,啧啧啧。

  男朋友如果知道人家和大鸡巴哥哥约会,会硬都硬不起来的哟。

  操你他妈真是太贱了。看老子捏死你。

  (小声娇喘)啊~啊~啊~啊~岚哥好man~啊~啊~啊~啊~小骚货胸这么大,真他娘的爽。

  轻一点哦,人家好痛。

  (过了一会儿。)

  叫你轻一点啦!啊~好痛。啊~好痒啊岚哥~岚哥你弄得我好舒服~你不要专门捏乳头啦,真的受不了啊~啊~啊~啊~(失神地尖叫)岚哥不要弄人家了,人家已经完全不知道电影在讲什么了。

  小骚货我让你装正经。

  啊~啊~啊~啊~岚哥我错了~快停下来,受不了了~第一次见你这么骚的,捏个乳头都浪成这样。

  因为笛笛就是骚货嘛。

  我在电话那头的厕所射了出来。

  骚货坐我身上来。

  哎呀讨厌,你下面顶到我了,我不要坐你身上了。

  还想下去?

  啊~别顶我!啊~啊~好大~好硬啊~啊~射完以后的我清醒了过来,觉得事情有点不妙,赶紧搭出租过去。

  你这骚货就是欠操。

  (两人调换体位的声音)

  岚哥,不要,真的不要,我帮你用手弄出来。啊,不要撕我的丝袜,岚哥求你了,不要啊,我用嘴帮你弄行了吧。

  (动静停止了)

  小骚货,这次就饶了你,我看你早就想吃我的大屌了是不是?嗯?

  人家才没有呢。

  你在健身房偷偷看我的紧身裤吞口水夹腿的样子我都看到了。还给老子装纯。

  快给我舔。

  (舔舐的声音)

  岚哥你的真的好大。

  我摸过你男朋友那小鸡巴,跟婴儿的鸡鸡一样,真可怜。

  他当然比不上岚哥咯。

  别废话了快舔。操,真舒服。嘴张开,我要插了。

  嗯~哦~嗯~嗯~嗯~……咳咳,岚哥你慢点,我顶不住了。嗯~嗯~嗯~嗯~(吸吮声)操,你的舌头怎么这么灵活,受不了了。

  嗯~嗯~~嗯~~~啊~咳咳咳咳,咳咳咳咳,咳咳咳咳。

  呼,真爽,你真他娘的是个骚货。不要忘了球队的规矩,你总有一天得给我。

  好了你自己整理一下,我去陪我女朋友了。

  我听的愤怒不已。我刚赶到,岚哥恰好走了。找到房间后我看到笛笛瘫在沙发上,双目紧闭,嘴巴里含着白浊的精液,从嘴角流出来。衣服扣子全掉了,丝袜烂在腿上,胸罩也丢在地上,上面全是精液。

  我关心的过去扶笛笛起来,笛笛顺势躺进我怀里,嘤嘤嘤了起来,说,都说了让你来救我,你现在才来,岚哥对笛笛好粗暴,他还想强暴笛笛,笛笛想方设法才让他没得逞,但笛笛给他口交了。

  亲爱的你不会嫌弃笛笛吧,嘤嘤嘤。我愧疚不已,本来早该来了,结果自己在厕所里听岚哥玩笛笛撸管,现在笛笛被玩成这样,都是自己的错啊。於是内疚地说,我怎么会嫌弃笛笛呢,都是我不好来晚了,笛笛你先把我这外套披着,我这有纸你快把嘴擦干净。

  笛笛说,你要证明不嫌弃我就现在和我接吻。我说,好那你先擦干净。笛笛说,我就知道你嫌弃我,我给别人口交你就不要我了,呜呜呜。我想到都是我害得,现在怎么能嫌弃笛笛,於是便吻了上去。笛笛把嘴里的精液全都顶到我的嘴里,我心里暗觉恶心,但看到笛笛红扑扑的脸和水汪汪的大眼睛又不忍推开她。

  笛笛先移开身,说,这就是你不来救我的惩罚,哼。

  这时服务生推门进来说,你们的时间到了,这是你们的账单。我尴尬至极,因为要回话,只好把嘴里的东西吞了进去,说,好的我刷卡。服务生一动不动,我再回头看了眼笛笛,眼神迷离,双颊通红,穿着我宽大的衣服酥胸半露,腿上还挂着破丝袜,我对服务生说,看什么看,快出去。谁知服务生说,先生本店是不允许做淫秽服务的。眼睛仍然盯着笛笛。

  我说,谁告诉你在做淫秽服务,她是我女朋友。服务员说,那刚刚陪她来的那个男生是?我心里暗自叫苦,这服务生怎么啥都看到了。便恼羞成怒地吼,这关你什么事,快出去,我等会来付钱。

  我面色不悦的回到笛笛身边,笛笛看到我的尴尬,双手拉着我的手说,亲爱的对不起啦,我不知道岚哥带我来的是私人影院。刚刚你在电话里听到的话不要当真哦,都是我怕岚哥不高兴才说的。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口,还拿胸蹭我。

  我不想在公众场合继续探讨这个问题,服务员也等我埋单,於是说,笛笛我不怪你,你现在知道岚哥是怎么样的人了吧。以后除了队里的事情少跟他来往。

  笛笛狠狠地点头说,只有亲爱的对我好。我便出去买单了。

  然而回来时笛笛背靠着门在玩手机,我眼尖发现竟然又是在和岚哥聊微信。

  上面写着:我把你的精液给他吃了。

  这小鸡巴崇拜我成这样?

  岚哥下面大,所以射出来的东西好吃嘛。

  小骚货你这是要玩死你男友啊。

  笛笛看我进来,慌忙退出聊天框删掉对话,我说你在干嘛,她看掩盖不住就说,我,我刚刚在和岚哥聊天。亲爱的你听我解释啦,是岚哥刚刚问我怎么处理的,我才告诉他了,亲爱的我好怕岚哥所以不敢对他说谎。,你不会生气了吧。

  那我也帮你用嘴巴弄出来。

  我看到笛笛手忙脚乱的样子突然很不忍,觉得问题都在岚哥身上,就说,笛笛你不要这样,我不想你做这种屈尊俯就的事,我把你当公主一样对待,怎么会这么粗鲁地对你呢。笛笛紧紧抱住我说,亲爱的你对我真好。我心里则在想要怎么对付这个岚哥。

  我陪笛笛去厕所整理了一下以后叫车送笛笛回学校。在等红灯时,笛笛手机响了一下,笛笛看到手机消息后就向窗外看,我也跟着瞄过去,隔壁车里坐着的竟然是岚哥,岚哥用左手食指插右手,露出邪恶的笑容,笛笛脸一下就红了,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双腿间。

  岚哥旁边有一个很艳丽的女生,她先看笛笛的反应,然后看向我,对我抛了一个媚眼,然后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撸动左手的小拇指,我大概知道什么意思了,便冷笑了一下,并把笛笛搂了过来。笛笛还在看着岚哥,岚哥突然用食指快速抽动,最后往手里一插,笛笛看到的同时也用双腿把手臂给紧紧夹住,前面的司机和那辆车的司机看到笛笛那个样子都淫邪地笑了。

  我知道笛笛又高潮了。终於他们的车开走了。笛笛瘫软在我怀里。我摸着笛笛的头说,没事,以后我会保护你的。笛笛不说话,只是失神的望着前方。手依然夹在双腿间。我心想,岚哥我跟你没完。

  下车时司机说,小兄弟别冲动,俗话说要想生活过得去,头上总得带点绿,弟妹这么漂亮总会招蜂引蝶,别太在意。我看司机平凡无奇的脸上透露着过来人的表情,心里突然宽慰了许多。笛笛现在不是在我怀里么,我还要求那么多干嘛呢。非要最后两个人吵架分手才好么?我把搭车钱给了司机,说了句谢谢便下了车。


  【完】